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明星资讯

第二章 米蓝,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

2018/2/13 10:47:35
汤小米看着左一轮,抱怨说。他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看着车里的汤小米,米蓝手机是小米吗等发现汤小米也在看着自己时,他赶紧收回目光。左一轮换了另一套迷彩军装从帐篷里出来,对着汤小米说。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马大风看到,她找到米蓝,说不要推荐信了,只要米蓝不一逼一着小米当兵就行。马大风看着汤小米,认真地说,输米二十石。汤小米推开马大风,说。左一轮回过头来看着汤小米,米蓝是品牌吗说。

米蓝,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我们两个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我不能让它就这么结束。汤小米,恭喜你,你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可以近距离观察自己的妈妈,但是在你的心里,这是你想要的吗?是一日日的追逐责骂,还是一个拥抱……谁能告诉我,该如何让妈妈给我一个拥抱,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from汤小米的秘密信箱

第二天一大早,汤沐陽就起来钻进洗手间里,穿上迷彩服,戴上墨镜,梳理发型。整理完毕,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满意。正在此时,门铃响了。

打开门,是Lisa,瞬间,汤沐陽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就没了。

Lisa看了一眼他奇异的装扮,有些讽刺地问:“是要去当兵吗?”

汤沐陽一边否认,一边将她迎进门。

各自刚在沙发上坐下,Lisa便将一把钥匙递到他面前,接着说:“我们分手吧。”

不过并不用为她们母女担心,虽然在小米的心中从小因为妈妈米蓝只是操心部队的事不关心她,而对米蓝没有太多的好印象,但是随着母亲米蓝一步一步渐渐的走近小米,走近小米的内心,小米也在不同的角度去认识米蓝,认识这个曾经让她如此“痛恨”的妈妈。或许她应该明白妈妈的不易,作为女人能够达到米蓝现在的地位和成就付出的艰辛和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汤沐陽以为她又闹小姐脾气,没往心里去,安慰了几句,说自己最近忙着处理家务事。

Lisa叹了口气:“我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从来不让我进你前妻的房间,原因只有一个,你还一爱一她。”道明一切,Lisa站起来便走了。

汤沐陽看看桌上的钥匙,拿起来,叹了口气:“我还一爱一她,又有什么用呢?”说完,汤沐陽看看手表,赶紧拎起桌上的包一皮,出门去准备跟小米会合。

汤小米到达广场时,并没有看到老甲和林木子的身影。看看手表,才七点五十,汤小米心想,他们就不能早点来吗?

而老甲和林木子早就按照米蓝的吩咐在附近布置好了一切,这会儿只要等着汤小米落网就好了。米蓝这招就叫做“螳螂捕蝉米蓝手机是小米吗,黄雀在后”。

汤小米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到人影。正在这时,一辆改装过的军用吉普驶了过来。

军车款吉普在路边停下,少年左一轮黑靴墨镜,一身改良的迷彩军装,耳朵上别着蓝牙耳机,从车上下来往便利店走去。

汤小米看着黑靴少年,心想,这就是老甲安排的帅哥吗?是挺帅的。她一边想着一边往车上走去。左一轮压根就没注意到汤小米,一边走进便利店,一边跟电话那边的朋友讨论着昨天的比赛。

汤小米等了好一会儿,那人还没有从便利店出来,便坐到驾驶座上想干脆自己走得了。可不知道碰到了哪里,车非但没有打着火,反而缓缓地向下滑去。

从便利店出来的左一轮一边走向自己的改装吉普,一边对电话那头说:“你们输我负责不了,我只负责赢。”也正在这说话的空隙,看到自己的车竟然在溜车,他赶紧跟那头说明天准时集合,便挂了电话朝车冲过去。

车里的汤小米也慌了,想拉手刹,但是拉不动。这时,只见左一轮从自己的正面飞快地冲过来,后面的车也在不停地按着喇叭。

汤小米赶紧朝他喊道:“快!快!快救救我!”

左一轮使尽全力追上车,拉住车窗,然后一下子钻进车里,狠命一拉手刹,车停住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汤小米看着左一轮,抱怨说:“你怎么才来?”见左一轮愣在那儿,又说,“快,换座位,输米二十石赶紧走!”

身后的车还在鸣笛,左一轮无奈走下车,跟汤小米换了座位。

汤小米一脸兴奋地坐定,在车里东摸西看。左一轮一皱眉头,想要开口,却被汤小米抢白:“人帅车也帅!哪儿租的?行头挺唬人呢!”看到左一轮手中的咖啡,一把拿了过来,“安排得真周到,太客气了。你叫我小米就成,他们都跟你交代了吧?”

“……小……米?”左一轮错愕地看着她。

“对对,汤小米就是我!兄弟你怎么称呼?”汤小米边说边打开咖啡喝了起来。

左一轮有些不爽,压着火气:“你……给我下车!”

“啊?不对不对,剧情不是这么安排的!是你带我走,然后我很感谢你。林木子怎么跟你说的?”

米蓝是品牌吗

“什么?”

“明白了,老甲找的你!林木子一定还没见过你,否则不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别愣着啊!开车!咱们边走边说,我看你有点儿紧张啊,放松点儿,有我,别怕!”小米喝着咖啡,神情自若。左一轮审视着小米。后面的车按着喇叭,左一轮无奈地发动了汽车。

所有的人都觉得一切都在按着自己的计划进行着,可是谁又能想到,只要是与汤小米有关联的事,哪一次是靠谱的呢?

所以,当汤沐陽坐在车里等着汤小米却迟迟不见她人影时,就拨了她的电话,但电话那头却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米蓝那边也迟迟不见汤小米的身影,老甲和林木子还以为安排的一切被识破了。米蓝看看旁边的摄一像一头 ,坚定地朝监控室走去。也许,那里能找到答案。

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 一个那样强势的女子,一个骄傲的女人,只有在丈夫面前,只有在爱人面前才会表现的如此小女人,米蓝在汤沐阳面前也许真的是大女人,但是她爱汤沐阳,汤沐阳也深深的爱着她。于是我相信他们是幸福的,我相信他们一家三口是幸福的。

而汤小米同志此时正优哉游哉地坐在左一轮的车上,一路上有话没话地叽歪着,不过大部分都是汤小米在说,因为左一轮压根没有答理她的意思。自知无趣,汤小米便塞着耳机调大声音听着里面的音乐,同时还不顾左一轮的制止在车上吃着薯片。大条的汤小米才不会觉得气氛不对。

左一轮看着她有些抓狂,烦躁地打开调频,却不想听到一段让他瞠目结舌的消息:“又有一位网友发来微博消息,看来这名走失的少女也引起了网上的极大反响。我们再播送一遍这名女孩的信息:汤小米,女,十八岁……”

左一轮惊讶地看着汤小米,但汤小米正享受地吃着薯片听着歌,浑然不觉。

收音机里继续播报着:“该少女短发,五官端正,平日装扮偏中一性一,外表与常人无异,但是言行举止乖张诡异,喜一爱一变装,间歇一性精神失常,病发时会有较为严重的暴力倾向……家人万分紧张,请获得线索的热心朋友与当地警方联系,或者……”

左一轮保持镇定,放慢车速,警惕地偷偷观察小米。小米闭眼听歌,摇头晃脑,突然摘下耳机,大喊一声:“Yeah!”左一轮忙把收音机关上。

汤小米狐疑地看着左一轮:“你干什么呢?”

“听歌。”左一轮说完按下CD按钮,音乐响起。

输米二十石汤小米疑惑地问:“车速怎么慢了?”

“没油了,找地方加油。”左一轮有些不自然,想起刚刚那一段消息,他转向汤小米,“汤小米……你,多大了?”

“十八。”汤小米对左一轮眨巴着大眼睛,“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帮了我大忙,我要感谢你呢!”

左一轮不想多说,咬着后槽牙:“……我叫雷锋。”

可是当汤沐阳为女儿举办一场晚会,当米蓝试图担当女儿和前夫汤沐阳之间的催化剂时,她看到了汤沐阳和小米之间的浓浓的父女情,在晚会的最后小米亲自弹唱了一首歌曲献给父亲,让台下的米蓝心里百感交集,她应该是难过的吧,在女儿的心里只有父亲却没有她这个母亲,她或许真的很悲剧,坐在办公室里的她一遍又一遍的在纸上写着小米写着我是妈妈,那一刻我的心都要滴血了,几乎都要泪奔了。小米啊小米,你何时能够对米蓝好点呢?

汤小米一愣:“哦,好名字!”

米蓝果然从监控室的视频里看到汤小米找错了车,上了一辆改装的军用吉普。不知道车是谁的,她有没有危险?思及此,米蓝便马上动身准备追上去。在经过广场东侧时,米蓝是品牌吗她赫然发现又一辆军用吉普停在那儿。

米蓝走下车,大步走向前面的军车。她一把拉开驾驶座旁的车门,里面坐着的正是汤沐陽。

汤沐陽惊慌失措地看着米蓝,呆住了,马上打马虎眼想敷衍过去。

可米蓝是谁,她没有时间跟他废话,直接告诉他汤小米的去向,说自己正准备前往。

汤沐陽弱弱地提出一同跟去。

米蓝直接丢给他一句:“你该干吗干吗去!赶紧从我眼前消失!”说完,她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外。

看来要跟她们一娘一儿俩斗,完全是自讨苦吃啊!

左一轮开着车,不时观察着小米。

小米脱一下工装外套,从包一皮里取出一件朋克风格的马甲和露出手指的皮手套换上,顿时变成了摇滚风格。左一轮又想起刚刚那段报道来,不由得有了戒备心理。

汤小米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兴致勃勃地跟他说着上回跟暴龙他们打架的事,一边还做着动作比画着。

左一轮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起来。终于开到一个加油站,左一轮赶紧把车停下,叮嘱加油站的服务员将油加满,便打开车门准备往站内走。

汤小米疑惑地看着他,他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说:“你乖乖待着,别乱跑。”

左一轮按照广播里留的电话拨过去,告知那边他们在找的那个女孩就在自己车里。他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看着车里的汤小米,等发现汤小米也在看着自己时,他赶紧收回目光。跟那边一交一 涉了半天,他说自己要赶路,不可能等着他们过来接,不如就此放下,剩下的事自己也不想去管了。不过,显然加油站店员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嗫嚅着说他们也不敢看着她。

左一轮看了一眼服务员,叹口气,挂了电话,付费。左一轮走向自己的车,可车里哪还有汤小米的人影?他朝身后的店员摊开手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便继续上路打开CD,总算能轻松下来了。

吉普一路按着路牌指示上了山路。

车内放着CD,左一轮轻声哼唱着,这时,一个熟悉的魔鬼般的声音出现在车内:“你这是要上山吗?甩掉了我特别轻松吧?”左一轮一个急刹车,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只见汤小米从后备箱爬到后座,又一路爬到副驾驶的位置。

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

看着车座上留下的鲜明脚印,左一轮气不打一处来,本来以为已经甩掉这个“疯子”了,可不想她这样陰魂不散。想到这儿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他便走下车来,指着汤小米让她下来。

汤小米赶紧一抓住靠垫,这荒郊野外的,她下来了还能回去吗?真是奇怪,这人不是老甲和林木子安排的吗?怎么这会儿完全一副不知情的样子,难不成自己……上错车了?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上错车的可能一性一最大了。汤小米只能想办法说服他,让他掉头送自己去海边。

在左一轮看来,眼前这个问题少女不仅行为古怪,思维也够奇怪的。“其实精神上有问题的,是我的母亲。我有一个姐姐,十八岁那年死掉了,从那以后,我母亲就有些精神失常。她后来到处去发各种寻人启事,各种渠道,各种内容,每次都不一样,她自己臆想出了很多的人物一性一格,而且越来越古怪,现在已经有惊悚的趋势了……我和爸爸这么多年一直在陪她演这场戏,而我,就一直在演她疯了的女儿。”你说,这样的小说情节他能够相信吗?

汤小米好说歹说,从姐姐的意外说到母亲的精神失常,又说到爸爸和她四处求医,好在平时跟着林木子看了点狗血剧,不然还真没法往下编。看左一轮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她只能使出最后的撒手锏:“你可以给我老爸打电话,他能证明我的清白啊!”通常情况下,对方是肯定不会打的。果然,左一轮推开了小米递过去的电话米蓝手机是小米吗。

汤小米在心里喊了一声“Yes”,便跟他做起自我介绍来,也才得知这个男孩叫左一轮。汤小米乐滋滋地说:“好啦,既然都认识了,走吧!去海边!”

可固执无情如木头的左一轮依旧还是那两个字:“下车。”

看悲情路线行不通,汤小米便用各种过激的语言刺激他:“你不会是害怕跟女孩子相处吧?难道你有什么隐疾?你将自己打扮成这样是想当兵吧?你不去海边是怕水吗……”

见汤小米越说越离谱,左一轮恨不能用自己的眼神杀了她。特别是后来被她说中自己的心事,他终于忍无可忍,下车绕到右车门边将门打开,一把将小米拽了下来。

汤小米受惊似的大喊,下一秒就被左一轮翻过来像扛米袋一样扛在肩上。左一轮全然无视汤小米的挣扎和大叫,很轻松地扛着她走向公路边的一个泥洼旁。

“浑蛋……快放老子下来!”汤小米继续大喊大叫挣扎着。

却不想左一轮冷笑一声,挥着手就朝她的屁一股打去:“谁是‘老子’?谁是‘浑蛋’?你分明就是个小丫头片子,谁许你这么说话的?”

接着,只要小米回句嘴,她的屁一股就得遭受一记重重的巴掌:“汤小米,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周围的朋友是怎么忍受你的,想要搭我的车,就只有我许不许,没有你想不想,明白了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汤小米只能应允着道歉:“我错了!我就是个小丫头,你不要和我计较啊!”

左一轮得到满意的回答,放下小米。可谁晓得小米刚下地,突然一弓身,铆足了劲儿向左一轮撞了过去。左一轮反应不及,被小米撞了个满怀,两人一起翻倒在泥水洼中,左一轮垫在底下,小米压在他身上。

左一轮本能的反应是抓住小米一个翻身,反制,将小米按在身下。突然,他意识到场面不妥,立刻弹开,转身。

汤小米拍着身上的脏泥水爬起来,对左一轮的尴尬全无察觉:“算我倒霉。你把我拉到这个野山沟里,人影也没一个,反正我不走!你看着办吧!”

左一轮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向车走去。汤小米赶紧三步两步地跟了过去。

开了一整天的车,左一轮将车停在河滩边,夜色已降临,看来今晚要在这里露宿了。

燃起篝火,搭好行军帐篷,左一轮又打了野鸡烤来吃。汤小米摸一着自己圆一鼓一鼓的肚子,靠着篝火,裹一着军毯,一副毫无心事的样子。

左一轮换了另一套迷彩军装从帐篷里出来,对着汤小米说:“休息够了你就去车里睡。”看汤小米完全不能理解的样子,他接着说,“不管怎么样,海边我不会去的,明天带你到岔路口,到时你就自己想办法吧。你这车也搭了,毯子也裹了,也该知足了。”

郊外的晚上很安静,也很迷人,天上缀满了星星。赶了一天路的两个人,终于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第二天,两人继续赶路。因为第一次户外过夜,有些休息不好,汤小米一路打着哈欠。左一轮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昨晚为了防止她来抢军毯,自己也一夜 没睡好。

突然,汤小米看到左一轮脖子上的银子弹项链,瞬间计上心头。她找了个“尿急”的理由,趁着左一轮毫无防范,下车瞬间转过身一把将左一轮脖子上的银子弹项链扯下来。这下,可真的算是有筹码在身了。

因为汤小米的一扯,左一轮的脖子一阵生疼。他看着汤小米,气愤地说:“还我!”

“你带我去海边,我还你!要不然,我就把它扔了!”这可是她的筹码,想要她拱手相让可不行。可左一轮哪里是受得了威胁的人,听汤小米说要扔了,顿时气从心出,冲上去再次扛起汤小米。

走到不远处的河坝边,他将汤小米放下。汤小米看他要将自己丢在这个地方,瞬间慌了,假装脚下一滑。左一轮连忙转身拉住她,却被她一拉身一体失去平衡,一下就被她拉下了河。

汤小米得意地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左一轮,心想要扔下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米蓝手机是小米吗谁晓得左一轮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压根没有游上来的架势,反而往水里沉去。汤小米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害怕,原来他根本就不会游泳。她赶紧冲上去,想要用力地抓起左一轮,却根本拽不动他。她将左一轮的胳膊搭在肩上,还没来得及使力,两个人反而一起往水下走,左一轮也慢慢失去了知觉。

马大风听到汤小米的呼救时,正从家里出来。

她要去当兵,要去完成在任务中牺牲的哥哥的心愿,她要像她最敬重的哥哥一样去参军,去报效祖国。虽然母亲有些不同意,但是拗不过自己还是答应了。这一区的报名好像就要结束了,她得赶上最后一拨才行。

正在赶路时,她听到了汤小米的呼救声。

大风毫不犹豫地把行李卸下放在一边输米二十石,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跳进了水里!

经过一番努力,马大风终于将他们两个拖到河边。看左一轮失去知觉,大风赶紧按压他的胸口。左一轮吐了几口水,晕厥过去。汤小米也一下瘫倒在地上,对马大风说自己没事也跟着晕了过去,手里还紧紧一握着那条银子弹项链。

马大风看着两个晕厥的人,又看看路边停着的车。不远处有个营地,将车驶到那里才有办法救这两个人,看来只能这么办了。

汤小米睁开眼,看到米蓝出现在她眼前时,愣了一秒,便从床 上蹦起来。在得知自己落水被送到这里时,她总算知道了什么叫自动送上门。

可能有些事真的是命中注定的,要不是米蓝接到电话,说部队有事要她来处理,这个时候她肯定还在跟汤沐陽讨论汤小米的去向问题。

可事情就是这样凑巧,看来这一局不出所料的,米蓝赢了,让汤小米去当兵,她势在必得。可为了打百分之百胜利的仗,做些准备工作还是必要的。

第一个接受谈话的是左一轮。米蓝查过他的资料,出生于军人世家,三年前报名参过军,却被刷了。为了感谢他在加油站打的那一个电话,米蓝提出给他写一封推荐信。

左一轮拒绝了。

走出米蓝的办公室,左一轮还是有些震惊,汤小米竟然是她的女儿,米蓝——集一团一 军唯一的正一团一 级女干部。她最后那句话还响在他的脑海里:“独断专行的一性一格不适合部队。”

不适合部队,他还不想进部队呢!左一轮走进小米所在的营房,朝汤小米伸出手:“我的子弹还我,我要走!”

可汤小米怎么可能把这唯一的希望给他?正在这时,门也被紧跟着她的卫兵给关紧了。

汤小米瞬间感觉到绝望了,她拦住收拾东西要走的左一轮,跟他讨价还价起来。好歹她还不顾生死下去救了他,怎么说他都欠她一个人情。

米蓝是品牌吗左一轮叹口气,看了看门外的卫兵,从口袋里掏出iPhone,伸到汤小米面前。

汤小米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打给谁。她在脑袋里想了一圈,看来只有一个人能帮她了——汤沐陽。

打完电话,她依旧紧紧攥着手机没有归还的意思。笑话,这个时候把手机给他,那老汤打电话过来怎么办?

一边玩着游戏一边等着老汤的电话,左一轮手机里装的都是军事游戏,汤小米根本玩不来。正跟左一轮抢着手机说要安装愤怒的小鸟时,电话响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汤小米看了号码,赶紧接听起来。左一轮看着她这个样子,莫名地有了点心疼。

汤小米跳下床 直奔门口,外面的汤沐陽被卫兵拦着,里面的自己也被卫兵拦着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汤沐陽说,只能找米蓝求求情。

接完电话,左一轮又来要手机。汤小米说:“这事还没完呢!”

怎么着也要等她安全离开这里才行啊!只要她离开了这里,以后都不缠着他。

左一轮问她从这儿出去准备去哪儿。

汤小米顿时精神了,那肯定是海边了,老甲他们还在那儿等着自己呢。

米蓝手机是小米吗

可是一说海边,输米二十石左一轮就黯淡起来。想起刚刚的落水,汤小米想,左一轮肯定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

被说到痛处,左一轮气愤地抢过手机,拿着收拾好的东西推门走了出去。

第二个接受米蓝谈话的是马大风。她在营地上见过这个女孩子几次,谈了一会儿,米蓝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后,说可以给她写一封推荐信,但能不能进部队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汤沐陽自然是不战而败,汤小米在他说去找米蓝时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但她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困在这里的。

她凑到老汤耳边:“老规矩,你掩护,我逃跑!”

说完,两人一唱一和故意大声说着无关痛痒的话。汤小米的办法就是——老汤假装心脏一病发,然后求救,卫兵肯定会慌乱,那个时候她就能趁机溜掉。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汤小米一路无障碍地走到大马路上,一路上蹦蹦跳跳的,非常轻松。

就在这时,她发现了前面的左一轮。她以为左一轮在等自己,兴奋地跑过去,却不想左一轮是为了弥补自己借手机给她的过失,这会儿要将她押回军营去。好吧,她汤小米再一次被左一轮无压力地扛在肩上送进了军营。话说这人是不是扛她扛出习惯来了?

毫无悬念地,汤小米再次被送到了米蓝的眼前。早就识破汤小米那点伎俩的米蓝感激地看着左一轮,而汤沐陽却像找女婿一样地将左一轮从头看到了脚,这个男孩子看来配汤小米是绰绰有余啊,不,是汤小米该偷着乐。

汤小米被关进了禁闭室,左一轮完成任务一样地离开了军营。汤沐陽在劝说无用后,只能祈祷汤小米多福,也离开了军营。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马大风看到,她找到米蓝,说不要推荐信了,只要米蓝不一逼一着小米当兵就行。

米蓝看着眼前这个懂事的女孩,小米要是有她一半懂事,自己也不用这么一操一心了。一直以来,让小米当兵只是为了让她快点长大,她没有受过生活的磨炼,不懂得怎样去珍惜,也不知道怎样去过自己的人生。

米蓝是品牌吗米蓝将推荐信拿出来,告诉马大风,信她随时都可以来拿,自己相信她的决定。同时,米蓝委托她将汤小米带出去。

她相信汤小米跟马大风相处一段时间,肯定会有所改观的,她有这样的自信。

马大风不知道米蓝的用意何在,不过她并不反感汤小米,相反她喜欢汤小米,喜欢她的直来直往敢想敢做。到禁闭室找到汤小米,马大风便带她去了自己家。这样一折腾,报名的事也耽误了。

米蓝是品牌吗

成功出逃让汤小米心情大好,看什么都是好的,特别是马大风,她将自己救出来,这样仗义,她一定要好好报答她才是。

一路上,马大风采了很多野菜,米蓝手机是不是杂牌说是可以回去剁碎了包一皮饺子吃。汤小米一听到包一皮饺子,口水都要流一出来了。她还跟着马大风认识了不少野菜,比如车前草是药草,可以治咳嗽拉肚子高血压,血腥草可以食用,云龙草可以美容……瞬间,汤小米对马大风更是崇拜得不得了。

马大风的家虽然简陋,但特别一温一 馨,汤小米看着她跟她一娘一在一起亲切一交一 谈,一起包一皮饺子什么的,无比羡慕。

马大风回家后就没歇过,她爹腿脚不方便,也因为这样,她早早地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重任。平时,她一娘一染布,她采药,日子也算过得平淡安宁。

汤小米喜欢这样的平淡和安宁,这里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美好的。

累了一天,汤小米吃饱喝足倒在床 上睡着了。马大风看着她,笑了笑,帮她掖了掖被子,又将她伸出来的脚放进被子里。汤小米迷迷糊糊地睁了一下眼米蓝手机是小米吗,嘴角露出一温一 暖的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汤小米就看到马大风在杀鸡,旁边的筐里还放满了新鲜的山菌,马大风说要给她炖山菌鸡汤尝尝。

汤小米感动地说:“大风,你对我真好!我都好多年没吃过自家包一皮的饺子,自己家炖的鸡,也好久没人晚上睡觉给我掖被子了……”想着又冒出一句,“大风!矫情的话不多说了,咱俩拜把子!”

马大风愣在那里,在院子里洗菜的马母也乐了。可汤小米却更认真了,说着,就将这事给定了,以后她汤小米就是马大风的妹妹了,只要她马大风开口,她赴汤蹈火也会办到。加上她爸有钱,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一交一 给她爸就行了。

“小米,我想当兵!”马大风看着汤小米,认真地说,“我想当兵,我本来准备去报名参军的,可是后来……就耽误了……”

汤小米很不能理解,在她看来,当兵真的是没有一点好处啊。

可马大风说:“就算有一千条坏处,也抵不过一件事。我哥说过,在军队,和战友在一起,身穿军装,手握钢槍,那份荣誉感与使命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当兵的魅力,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不过算了,我条件不够好,爹行动还不方便,我不能去当兵可能是天意。”说到动情处,马大风便借口去做饭了。

汤小米有些不解,是不是因为救她,所以大风才错过了征兵?

马母看了看汤小米,将她领到了一个堂屋。汤小米看到里面的情形,愣住了:堂屋里是一个灵堂。照片上,是一个身穿军装的少年。

听了马母的述说,汤小米才知道,照片上的少年是马大风的哥哥——马小虎,他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好兵,却在一次任务中……大风跟小虎从小感情就特别好,小虎走后,大风一心要完成小虎的心愿,这已经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结。

汤小米拜了拜马小虎,发誓既然跟马大风拜了把子,就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说着,她心里便有了决定。

第二天吃饭时,气氛有些沉闷,肯定是马大风因为没当成兵而心里难过,马父马母也跟着担心起来。

吃完饭,汤小米见马大风在洗碗,便跟了过去。在再三确定马大风的决心后,汤小米带着马大风来到了营地门口。

她要去找米蓝,她要帮助马大风完成当兵这个心愿。但是她知道,她也势必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遵循米蓝的安排——当兵米蓝手机是小米吗。

她们的一交一 谈很顺利,米蓝同意推荐马大风到下一个征兵点报名。

在得知一切后,马大风开心地跳起来,她终于能去当兵了!

汤小米也坏笑着说:“这种猫鼠游戏我也玩够了。既然这次我选择正面一交一 锋,就让他们好看!”她可不会乖乖就范,不管怎么样,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呢,准确地说,这才刚刚开始。

两个人开心地走出营地,汤小米说要好好享受一下去当兵前的时光。

汤小米看着附近都是树,手痒地爬了上去。

从没爬过树的马大风站在树下有些害怕,就说不上去了,让她看到什么风景就跟自己说。

汤小米自然不干,她可不能干丢下她不管的事。

汤小米亲身示范了一会儿,一直鼓励着马大风。两人终于都爬上了树。

两人坐在树上,晃荡着腿,看着远处的风景。马大风给汤小米指自己家所在的方向,那里四处都是山,至于山外面是什么,听哥哥说那是海,她还没看过海呢。

汤小米看看马大风,起身,下了树。将马大风接下来,她问马大风:“想去看大海吗?再不看,进了部队,可就不容易看到了哦!”

马大风开始还犹豫了一下,后来坚定地说:“看!想看!”

到了海边,马大风愣住了,这就是海吗?真大啊!亲眼看到的感觉真是不一样。这时,汤小米看到海边停着一辆军车,那不是左一轮的车吗?跑过去一看,果然,不远处,军车后,左一轮坐在海边,看着海一浪一拍打着礁石。

汤小米一巴掌拍在左一轮肩膀上。左一轮看到汤小米,也瞪大了眼睛。输米二十石汤小米给随后跑过来的马大风介绍,这回彼此算是正式认识了。

左一轮也在汤小米的讲述中得知她们要去入伍。汤小米看看他的神情,疑惑地问:“怎么,你也想来?”想起他怕水的事,又调侃了一句,“哦,你没法入伍,你怕水!怕水还来海边……突破自我?不错哦,我支持你!”

左一轮压根不想答理她,也是不想被别人看穿自己的心事。说不到几句,两人自然又吵了起来。马大风无奈地看着这两个人,好像只要他们在一块儿总能吵起来。看汤小米越来越激动,她赶紧拦住。汤小米推开马大风,说:“大风你别拦着我,我是为他好!左一轮,你一身臭毛病真该去部队改改!什么事儿都得试试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左一轮站起身,直接丢给她一句:“不用你管!真啰唆!”说着,起身要走。

汤小米觉得左一轮这人真没劲,不就是说到他的痛处了?每次都不敢正视,只会逃避。

左一轮回过头来看着汤小米,说:“汤小米,我觉得认识你这两天,你就一句话说得好。”看她有些疑惑,他接着说,“就是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不应该是你放弃的理由。”

汤小米想了一会儿,自己有说过这话吗?

“现在想来,应该是米蓝副旅长说的。”看汤小米的表情,他就能肯定是米蓝说的了,“你的母亲,米蓝,真的很棒,我很佩服。”

沉思了一会儿,左一轮接着说:“我很感谢她对我说的话!”说完,左一轮转身走了。

汤小米和马大风看着左一轮的背影,两人都露出很不解的表情。

上一篇: 道家符咒步罡踏斗法术时步法和技能与指印图解

下一篇: 陈姓男孩取名 陈姓起名,姓陈男孩女孩名字大全